苹果传票事件发酵 被曝曾交出特朗普白宫法律顾问数据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2月,美国司法部通过法院向苹果发出传票,要求提供有关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Trump)时任白宫法律顾问唐纳德·F·麦加恩二世(Donald F·McGahn II)账户的信息,并禁止该公司向后者透露此事。

知情人士称,苹果今年5月份把交出数据的事告诉了麦加恩,后者的妻子据称也收到了苹果的类似通知。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司法部在调查什么,麦加恩是否是他们的具体调查目标,也不清楚他之所以被卷入其中是否是因为他与其他正在接受审查的人进行过沟通。

作为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首席律师,以及后来的白宫法律顾问,麦加恩与许多人保持着联系,这些人可能在俄罗斯调查或后来的泄密调查中引起了关注。尽管如此,调查人员收集现任白宫法律顾问数据的行为被披露,依然显得不同寻常,他们多年来始终都对这些数据保密。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在调查泄密事件时,秘密从电话和科技公司窃取了国会记者和民主党人的个人数据,同样引发了政治反弹。周日,美国国会民主党领导人加大了对司法部和前官员的压力,要求他们对事件提供更全面的解释。他们要求司法部下属国家安全司司长约翰·德默斯(John C·Demers)、前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J·Rosenstein)以及前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和威廉·巴尔(William P·Barr)在国会作证。

美国司法部发言人、麦加恩的律师都拒绝置评。苹果的代表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据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已经告诉麦加恩,该公司及时遵守了数据请求要求,但拒绝告诉他起向政府提供了什么。根据司法部的政策,传票的封口令每次最多可以续签一年,这表明检察官曾多次诉诸法庭,以阻止苹果提前通知麦加恩夫妇。在调查中,调查人员有时会编制大量与某个对象有联系的电话号码和电子邮件地址清单,并通过向通信公司发出传票,获取与他们相关的任何账户信息,如姓名、电脑地址和信用卡号码,试图确认所有这些人的身份。

知情人士表示,苹果告诉麦加恩夫妇,该公司在2018年2月23日收到了传票。Crowell And Moring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前联邦检察官保罗·罗森(Paul M·Rosen)说,根据联邦法律规定,检察官通常需要获得联邦法官的许可,才能迫使苹果这样的公司推迟通知调查对象他们的个人信息已被传唤。

罗森说:“这里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包括围绕封口令延期请求的事实和情况,以及提交给法官的情况。”但是,他补充说,检察官通常需要证明,通知当事人“会危及某人的安全,存在销毁证据或恐吓证人的风险,或者严重危及调查”。

知情人士还说,传票是由弗吉尼亚州东区的一个大陪审团发出的。目前尚不清楚检察官为何获得传票。但在那个时候,几个值得注意的事态正在展开。

弗吉尼亚州东区的联邦法院是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三世(Robert S·Mueller III)领导的俄罗斯调查核心,调查的重点是2016年特朗普总统竞选活动的前主席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由于麦加恩曾在2016年担任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首席律师,他有可能在早些时候与穆勒团队在2018年初被仔细审查的某人的账户有过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马纳福特在传票发出的前一天受到了新的欺诈指控。随后的事态发展显示,穆勒的调查人员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密切审查了马纳福特有关的一些通讯账户。也是在那个时候,麦加恩卷入了与俄罗斯调查有关的另一件事,其中包括一起泄密事件。

2018年1月底,媒体根据机密消息来源报道,特朗普曾在2017年6月命令麦加恩让司法部罢免穆勒,但麦加恩拒绝这么做,并威胁要辞职。不久之后,其他媒体在后续文章中证实了这一说法。

穆勒的报告以及麦加恩本月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非公开证词中,描述了上述文章发表后,特朗普对麦加恩的愤怒,以及他如何试图说服麦加恩发表虚假声明予以否认。据前特朗普政府官员称,特朗普告诉助手,麦加恩是个“骗子”和“泄密者”。麦加恩在证词中表示,他曾是上述后续澄清细微差别报道的消息来源,他曾向特朗普表达了辞职的意图,但他并不是最初那篇文章的消息来源。

然而,有理由怀疑麦加恩是司法部因这起事件而进行的任何泄密调查的目标。例如,关于特朗普下令解雇穆勒的信息,似乎并不属于国家安全秘密,披露这种秘密也不会构成犯罪。

另一起大致同时发生的事件是司法部对未经授权披露有关俄罗斯调查信息的调查。作为调查的一部分,检察官于2018年2月6日向苹果发出传票,要求提供国会工作人员、他们的家人和至少两名国会议员的数据。苹果直到最近才通知了目标用户,因为当时它被禁止披露传票。

在那些数据被索取的人中,有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两名民主党人,即加州众议员埃里克·斯瓦尔威尔(Eric Swalwell)和亚当·希夫(Adam B·Schiff)。希夫是特朗普的政治对手,现在是该委员会主席。关于传票之前发生的事件,许多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回答,包括这些传票在特朗普司法部的授权级别有多高,调查人员是否预料到或希望他们会全面收集这些政界知名议员的数据。传票要求提供109个电子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的数据。

在那起案件中,泄密调查似乎主要集中在时任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工作的迈克尔·巴哈尔(Michael Bahar)身上。与塞申斯和罗森斯坦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两人都不知道检察官曾为那次调查寻求获得议员的账户数据。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周日要求巴尔、塞申斯和罗森斯坦就传票在国会作证。她说,司法部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的所作所为“甚至超出了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范畴”,但拒绝透露国会委员会是否会强迫他们作证。她说:“我们希望他们愿意尊重法治。但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司法部就像是无赖。”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呼吁任何可能参与传票的人,包括德默斯,都要在国会作证。他在纽约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特朗普政府的罪孽还在继续堆积。”舒默说:“这完全是对权力的严重滥用,是对三权分立的攻击。”他警告称,如果这些人不愿作证,议员们将传唤他们。

舒默还呼吁参议院共和党人加入民主党人的行列,投票支持国会传票当事人,并迫使他们作证。在接受采访中,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称这些指控“非常严重”,但只是表示,她支持司法部独立监察长周五宣布的对此事的调查行动。

文章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