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PN收购香蕉游戏,产业中游“抱团取暖”

产业中游的下一步或将是抓住更多用户的关注度,在赛事之外拓展自身的影响力和变现能力。

1月15日VSPN完成收购香蕉游戏,香蕉游戏主要创始人王思聪将出任VSPN战略委员会副主席。收购完成之后,香蕉游戏将成为VSPN旗下独立品牌,继续保持独立运营。

据企查查数据,更早之前裴乐就退出了个人股权,转以合伙公司进入香蕉游戏的股份构成。香蕉游戏也于昨日完成工商变更,王思聪退出公司股东及监事,新增股东VSPN,持股比例达到63.5%,新增经营范围体育赛事策划、体育竞赛组织、体育中介代理服务、体育经纪人服务、票务代理服务等。

裴乐、王思聪的个人股权退出,意味着香蕉游戏不再是自然人投资控股企业。

战略升级,补齐VSPN相关业务短板

去年10月VSPN完成1亿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获得腾讯、天图资本、SIG、快手等,这是2020年电竞领域所获最高金额融资。该笔融资用于电竞全版块业务深化、电竞衍生产品研发以及海外业务扩张等。本次收购香蕉游戏是为了丰富和加强全球竞争力的重要战略,促进中国电竞行业生态发展的同时加强海外电竞业务版图。

据了解,香蕉游戏传媒在过往有着丰富的国际赛事举办经验,包括2017年的OWPS(守望先锋职业系列赛)、PGI(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等,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于2018年在德国柏林举办的PUBG世界总决赛,现场观众超过3万人,用十多种不同的语言在全球超过20个国家进行了转播。

在发展具有世界级影响力赛事的内容生态上,掌握头部端游电竞头部赛事资源是VSPN战略的要点之一。虽然在电竞赛事承办权上,VSPN占据优势。但在头部解说和内容生态业务上,香蕉游戏有一定的优势。

香蕉游戏目前旗下的艺人包括LPL的wAwa、米勒,OWL的赤小兔等。香蕉游戏互娱目前的业务逐渐转向艺人内容构筑,包括《老炮儿联盟》等栏目作为KOL个人IP的呈现,也逐渐为参与节目制作的三位解说开启个人号内容的运营,获得了许多观众的关注。

同时,香蕉游戏曾制作多档游戏PGC节目,融入游戏、KOL、娱乐、活动等热门元素,例如《pandakill》、《微信游戏:加个好友吧》等;并且还有一定的商业综合体建设经验。

VSPN主要集中于赛事运营和内容制作;MCN内容运营;电竞商业化;电竞电视大屏端版权;电竞综合体。其实可以看到,VSPN和香蕉游戏各有所长。随着游戏厂商收紧版权、市场竞争等因素,两者作为电竞产业的中游企业抱团取暖成为了主要方式。完成收购后,香蕉游戏将作为VSPN旗下独立品牌,继续保持独立运营。陀螺电竞认为,虽然此次VSPN战略升级并不复杂,但对于电竞产业的赛事制作、内容生态的资源整合将产生强大的头部效应。

在保持独立运营的情况下,香蕉业务也能够与直播平台合作,输出如“虎牙天命杯”以及多角度周边节目,补齐VSPN在大众赛和娱乐赛事目前的空白。由于香蕉游戏在泛娱乐内容的产出和运营基础较好,也能为VSPN带来更多内容方面的补强。

产业中游日子难,抱团走向生态整合

据Esports Charts数据,PUBG MOBILE World League 2020东部赛区已成为倍受欢迎的线上赛事之一。虽然VSPN在移动端电竞赛事制作、直转播方面取得了长足成绩,其负责的PUBG Mobile赛事在东南亚获得受众认可,但目前欧美地区较为倾向端游体验,对手游的热情较低也是VSPN“出海”的战略布局目前遇到的问题之一。

毛线互娱CEO陈笑曾在采访中表示,欧美玩家由于受本土游戏文化熏陶的原因,从习惯和喜好来说,认为无论是从操作度,还是项目本身的体验感,端游会更专业、体验会更好一些。他们对移动端的电竞游戏的接受度远不如亚洲地区,这个问题短时期内还并不会得到解决。

因此,扩充自身赛事内容,增加自身竞争力成为VSPN在扩大自身内容生态的重要部分。早期厂商举办电竞赛事是推广自身游戏的手段之一,随着赛事影响力以及受众需求增加,电竞赛事的重要性也随之提高,版权在生态中愈发重要。

电竞产业链分为三部分,上游主要由游戏厂商构成,包括腾讯、网易、暴雪等知名游戏公司,中游由赛事方、电竞俱乐部、直播平台和内容团队组成,下游则是电竞品牌活动、电竞教育、衍生品等。据媒体报道,目前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收入中游戏收入占比达到89.2%,赛事收入和俱乐部收入占比较低。

VSPN等赛事制作方位于电竞产业中游,电竞产业进一步发展势必要提升中游部分的营收能力。但目前电竞产业的收入占比大多在电竞厂商版权方面,有从业者表示,当下电竞行业中下游产业的日子还比较艰难,许多MCN和赛事的发展赛道中都在追求整合上市。电子竞技中游产业造血能力不足,赛事收入、俱乐部收入较比其他显得较为弱势,对于产业上下游也过分依赖。

曜为资本创始合伙人韩大为表示,游戏厂商抓取了电竞赛事核心产业链上绝大部分的价值,电竞战队、第三方电竞赛事运营方、游戏直播平台处在大部分亏损、少部分微盈利的状态。据《2020年电竞商业洞察报告》数据,2019电竞赛事营收占比中媒体版权达61.2%,服务仅占比3%。电竞产业迅猛发展,赛事制作方的收入占比却与其他产业内生态相差甚远。整体变现渠道需要拓宽的现状下,“抱团取暖”增加中层环节在行业内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此次VSPN的收购也未必达成行业内赛事制作“一边倒”的态势。作为竞争对手,哔哩哔哩电竞背靠B站大生态,其优势在于内容平台的二次创作和PUCG内容的产出。随着“腾讯系”对VSPN的投入逐渐增加,这势必影响与其他游戏厂商的合作。阿里体育、华奥电竞等也在赛事举办上谋求甚远,但现在还不能说赛事制作方在不断传出的合作信息中得到了商业价值的深度体现。

扩展原有业务板块,将触角延伸到电竞领域的方方面面,或将是产业中游各赛事服务商们急切想要达成的目标。如何在电竞产业这块不断扩大的蛋糕中找到合适的份额,产业中游抱团取暖的下一步或将是抓住更多用户的关注度,在赛事之外拓展自身的影响力和变现能力。

结语:

随着时间发展,内容制作商已经成为电竞产业链里的一环,为厂商提供赛事相关服务。生态逐步站稳脚跟后,怎样扩充自己在行业内的作用而非成为可替代的品牌,是电竞行业在尚未明晰产业收入渠道的过程中都需要经历的巨大压力。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