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秘密赴美IPO 风光无限的直播平台日子并不好过?

近日,有外媒报道,处于国内直播平台第一队列的斗鱼(Douyu)已经赴美秘密提交了IPO文件,据此前英国《金融时报》的消息,此次赴美IPO最高金额为7亿元。

斗鱼秘密赴美IPO 风光无限的直播平台日子并不好过?

相较之下,斗鱼在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虎牙(Huya)去年5月就已经在美国完成IPO,发行价12美元,并在 一个月内股价上涨了两倍。在其上市之前,虎牙仅仅在2017年5月获得平安领投的A轮融资,以及上市之前腾讯抢投的B轮融资。而斗鱼在本次谋求IPO之前,总计已完成了6轮、总额达70亿元的融资。显而易见的是,在漫长的直播平台大战中,斗鱼曾经更受资本青睐。

不只是资本层面,作为国内游戏直播领域的“头号玩家”,斗鱼在用户群体中也拥有更高的人气。据易如在2018年3月公布的App top1000数据,斗鱼的DAU高出虎牙42%。彼时,业界普遍认为,斗鱼与虎牙之间的差距或将继续拉大,直播平台的这场大逃杀将以斗鱼最终“吃鸡”迎来大结局。

时过境迁,通过查看艾瑞数据2018年12月移动App指数可以看到,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分列视频类App第18位和第20位,两者的月度活跃设备数已经相差无几。对比虎牙当月的小幅上涨,斗鱼甚至出现了微跌。

斗鱼秘密赴美IPO 风光无限的直播平台日子并不好过?

另一方面,对斗鱼来说,资本市场的持续输血在2018年年中开始的寒冬面前也变得黯然失色。多方消息称,斗鱼深圳80多人的团队已在去年年底被裁去,斗鱼北京分部也于近日被卷入了裁员风波。大幅裁员的背后,是整个直播行业最大的痛点——成本。

在过去几年,直播行业被普遍认为是互联网行业中各大新兴细分领域的最大蓝海之一。但这片市场看似繁荣,浮华之后却是网络直播行业高昂的硬件成本和流量成本。 事实上,自视频行业兴盛以来,它所产生的流量也逐年提升,如今占去了全球互联网总流量的绝对大头,而这些流量对直播平台来说,意味着不菲的带宽成本。

据此前有关机构的测算,峰值100万人的直播平台所需带宽为1.5T,其市场价高达每月数千万。即便通信公司和直播平台之间存在合作,但以斗鱼、虎牙月活千万级的体量来看,每月光带宽费用就是公司运营的极大负担。此外,随着政府对弹幕内容相关政策的逐渐收紧,平台方必然需要扩大弹幕审核团队的规模,这自然也会提高直播平台的人力成本。

平台收入方面,收入来源单一是直播平台长期无法纾解的最大难题。主播打赏、会员充值、广告收入以及与游戏厂商合作是当前各大平台的主要营收来源。不过,这样的盈利模式与直播行业初兴时相比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改观。当前,除了在资本市场寻找助力外,直播平台收入如何更加多元化,是其未来持续发展的头等命题。

2018年是直播平台大洗牌的一年,整个行业从两三年前的群雄割据演变成现在的楚汉争霸。倘若斗鱼在美股顺利上市,那么谁是刘邦,谁是项羽,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