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棋牌团队是怎么走的?

文 | 游戏陀螺 奉孝何在

导语:如果说游戏行业在2018年因为版号的缘故进入了凛冬,那么棋牌市场则是进入了冰川时代。

不断被“ban”的棋牌市场

行业人士L对游戏陀螺说到“2018年,做棋牌灰色产业的人很多都被抓进去了。有些甚至前一天还一起喝茶,第二天就进去“喝茶”了。”

2018年的棋牌团队是怎么走的?

上面这份表格,是2018年棋牌产业被封禁的公司名单以及厂商对旗下产品的应对措施。当然,这些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厂商不在名单之内。

在这其中,被封禁的原因有两:

(1)房卡模式,房卡模式本身不存在违规现象,但其衍生出的盈利模式则是灰色产业。棋牌公司将房卡以o2o的形式交给代理商,代理商通过私人开房形成赌局,继而在其中“抽水”,这种模式违反了国家的法律法规。

(2)诱导性很强游戏,其中最具有赌博诱导性的就是“德州扑克”、“牛牛”、“扎金花”等扑克类游戏,游戏本身当然不涉及金钱交易,但一些币商从中看到了牟利的机会,纯娱乐性的金币可以按一定比例地变换成现金,导致性质大变。无论是大如腾讯《天天德州》,还是小如《遇悦德州》这样广泛存在的平台,不管平台方有意或无意,币商群体都在事实上侵蚀着这些德扑平台的合法性。

小团队的三个选择:出售团队、出海、转型

游戏陀螺在2018年年中时候曾有过报道:

很多棋牌公司特别是做房卡的很多都在出售,从几千到几十万DAU的都有,其中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小型棋牌公司也生存不了,要尽快套现,全部卖掉;另一种则是尽量希望拉大公司入股,希望能持续长线运营。

游戏陀螺了解到,目前的棋牌公司行情一般是两三倍PE来收购。业内人士B指出:“不久之前的行情,棋牌公司的PE值更低,0.6倍的都有,有些出事的喊个价就卖,一两百万只要你敢接,一年过千万的营收送给你。”

2018年的棋牌团队是怎么走的?

这是2018年一年来,棋牌市场较大的融资、收购事件。如今的棋牌市场,黑灰产业在国内已经没有生存环境了。L说到:“现在小厂卖的都很便宜,一点几倍的PE就可以出售了。我曾经跟那些小厂说,你们又不缺钱,干嘛急着卖?他们就说,那么曾经稍微有点灰色的,不想做了,有点害怕了,想做规范化的,但又很难回本,还不如卖给大平台。”

“大厂也是一直在收购,但收回来不是做灰色的,做白的。因为大厂自己有影响力,即使放在那里,也能赚钱。但要是做灰的,就不敢保证了。”

2018年的棋牌团队是怎么走的?

(联众在2018年上半年的股价走势)

联众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联众从1998年开始做棋牌,20年来的运营在棋牌行业有着极深的影响力。在2014年的时候上市,当时的联众可谓风头无两。但自从国家政策收紧之后,联众的2018年并不好过,去年中旬,联众被爆公司高层涉赌,冻结涉案资金6500余万元。

如果不舍得出售团队,那么就有两条路可以走。

第一条路就是出海。

美国市场对棋牌游戏有着极高的容纳度,据全球手游发行平台Teebik在《2018H1全球手游市场报告之美国篇》中的数据显示,2018H1美国手游发行商收入榜Top5中,有两款棋牌类游戏。由巨人网络收购的棋牌游戏公司Playtika,其旗下棋牌游戏《Slotomania》在2018H1美国手游发行商收入榜中排行第二。

2018年的棋牌团队是怎么走的?

但美国市场拥有着很大的弊端,其一就是Zynga和Playtika这些大厂绝对是绝对垄断地位,且短时间内看不到撼动可能。这些大厂在前期囊括大量用户后,在买量市场的话语权极大。其二就是美国各州的法律都不相同,比如内华达州可以玩线上棋牌,纽约就不行。所以要想在纽约玩线上棋牌,玩家就需要挂VPN。

除去美国市场外,东南亚市场也是一块宝地。

但L说到“2018年的东南亚市场特别拥挤,特别用钱。当时有一个团队做了由Facebook 和Google play牵头的活动,他们去年只花了200万就将业务做得很好。所以在东南亚市场做棋牌,最重要的是人脉,因为做棋牌拼的就是买量的能力,国内的玩法是走硬核联盟,但到了海外就走不动了,买量只能通过Facebook或者Google play,而在他们的返点很高。有些人可以花1块钱买量,有些人就要花30块钱。”

第二条路,只能够转型做小游戏了。

对此,L说到“做棋牌其实跟做小游戏有点类似,棋牌本身就是一种工具化的产品,以运营为主,产品本身其实做不出多新鲜的样式。小游戏其实也是这样的,看小游戏榜单前几名的产品,他们都是更偏向工具化,这样的好处在于玩家覆盖面广,男女老少都可以玩。所以,在转型上,棋牌团队可以很快适应小游戏的套路。”

大厂的选择——棋牌电竞

不同于小厂需要考虑生存的问题,大厂考虑的是如何吸引更多的用户,而棋牌电竞则是众多大厂的选择。

腾讯互娱市场总监廖侃对于棋牌电竞是这样理解的:“整体上说,腾讯所打造棋牌类的赛事,以2018年为例,参与的人次超过1.1个亿,落地大型赛事超过10场。腾讯棋牌未来会把频次和参与渠道都进一步的拓展,以前我们可能更多从线上进行选拔或者参与,接下来把这些选拔的通路向更广泛的合作伙伴拓展,可能跟一些企业合作,甚至于跟大家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社区、商超都开放休闲竞技的渠道。另外一点是频次,从频次上说去年的赛事频次还是偏少,所以今年我们要让更高频的比赛,用相对斗趣的形式参与进来。”

途游副总裁郭子文则说道:“目前国内棋牌用户更多集中在三、四线城市,以30-49岁有家、有闲的男性熟龄用户居多。这类用户群体有一定的社交需求,但与年轻未婚群体不同,这类用户的社交会集中于熟人圈层。他们对实质性的物质奖励更为敏感,所以主打免费、赢奖的信息,会促使其更关注比赛。从媒介表现形式来看,收看电视也是他们休闲放松的一大途径。针对人群特征及阶段性目标,棋牌赛事的推广也会选择不同的组合打法。在赛事层面,途游的棋牌赛事主要通过途游斗地主APP线上选拔,从2018年5月开启至今,线上每天开赛5000余场,线上参与比赛人数近800万。”

结语

寒冬之下,棋牌行业的打法已经发生了改变。过去那种“拿个代码,坐收百万”的日子已经很难看到了,但棋牌行业不像手游行业那般“灵活”,棋牌的玩法更为“套路化”。过去棋牌很难诞生“又正规又赚钱”的打法,“房卡”模式的兴起给棋牌行业带来新玩法的同时,也给行业带来了压力。

所以,2019年的棋牌行业就像电竞行业,没有一笔巨额资金的入驻,很难打开市场格局。而若想从大厂“口中”夺得一口蛋糕,无疑如走蜀道般艰难。

———— / END / ————
2018年的棋牌团队是怎么走的?2018年的棋牌团队是怎么走的?2018年的棋牌团队是怎么走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游戏陀螺(shouyoushouce),定时推送,游戏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